母親的生日

兒時記憶 兒時記憶 15F StarKang

前天是母親的生日我竟然忘記,直到昨夜才想起。今晨母親和父親過來看我,我方才跟母親道:生日快樂!   母親回說:十一月二日安排他去農禪寺皈依就是很好的生日禮物了!(皈依佛門是母親由少女時期至今的心願,期間有太多回錯失了因緣,而無法滿願。)

五歲時和父母一起由嘉義北上,當時住在七堵,記得當時常和母親在屋前的空地上種些蔬菜,看母親如何在灶下生火,一年多後父母才買下,現在八德路上土地並合建成現有的住宅,我會下廚是時常在母親身邊學來的!我還沒有北上前就喜歡塗鴉,上幼大開始至國三時期;母親幫我收集了所有我畫過的每一張圖畫(數年前北市,水淹捷運站那回,全都泡爛了。),母親一直都是支持我創作的,母親於日本在台期間受教育時,被學校選出學習過幾年的芭蕾舞,所以他一直是站在藝術這一邊的,母親有很好的裁縫師手藝,是在少女時期拜師學來的,來台北後有幾年一直幫著當時的幾位歌星製衣,後來是父親怕他太勞累而停止。

布袋戲的戲偶衣的刺繡與裁製也是家傳的一項技藝,母親也承擔了這個傳統,少量的接受委託製作,一直到六十歲那一年停止這異常辛苦的作業。(母親留下一套包含生、旦、淨、末、丑的各式戲偶衣物,及製作時的版型,要我好好收著。)

母親較常提起父親於婚後答應他,待退休後;會帶他到世界各洲去旅遊。父親帶著母親花了十年完成了,他一直感念父親沒忘記這個承諾,近些年母親身體微恙,過遠的旅行也相對減少。

今天早上母親和我在佛堂外的陽台,如往常般的談些心事,問我的近況、需要幫忙否等等。我看著母親時更加深刻體會到時間的緊迫!

母親年輕時的一張黑白照,他希望用我所學,能重新用油畫表現出來,我是動過筆但始終沒有持續。

「明年母親生日前,我一定完成!」

星筆記

本篇發表於 意識流轉。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