爻的小車禍

IMG_1236.JPG 爻、前年我們在南橫  StarKang

昨夜接到爻的電話,說是在博仁急診室;剛被一輛白色車,右轉時沒打方向燈,撞擊他的機車後逃逸,沒受甚麼傷要我別擔心,並說今晚就近住阿嬤家。

當時想爸媽沒打電話過來,想必爻的傷並無大礙。

今晚回來時見爻已經回家,檢視他身上的傷口時,發現左大腿瘀腫,左無名及小指撕裂傷比較嚴重,還在微量滲血。

記得去年他與幾位童子軍團的夥伴在家樓上聯誼,聚會結束後整理場地時,見他拿了一把摺疊刀欲刺穿瓦斯空瓶,我才開口叫他停止這動作的同時;食指已經被摺疊刀回摺的切入食指的中段,血是無法全止住的噴出,已經是夜十一時半,開著車跑到永和耕莘,結果醫院檢視傷口後發現情形嚴重,幫我們轉台大。我即刻往台大方向急駛,心想二十年沒去過台大醫院,急診室是否有改地方…,結果坐我旁邊受傷的小子居然跟我說:爸你開慢點吧!沒事啦!   又說:爸!我血流到你車上,到時候怕會洗不掉!  我問他:你不痛嗎?〈 我心裡是想罵他〉 他回說:還好,沒太多感覺!

結果經過儀器檢查,顯微縫合等等,醫生告知完全復原的機會30%、無法伸直70%,如果復原中能減少食指使力,完全復原機率會高些。   結果是他很有耐性小心的熬過半年,組織沾粘沒有發生,換得完全復原。(其間問他復原情況時他總是回說一定會完全康復的,別擔心。)

我有時會想;他為甚麼能這般鎮定?是痛到沒知覺還是能忍(怕阿公、阿嬤及我們擔心)?個性 ?

三歲以後我幾乎沒見到他哭過。有回見到他在擦眼淚是在看卡通(螢火蟲之墓),五歲時見到學爬的弟弟從床邊欲掉落;撲倒接弟弟時眼角撞到床角撕裂傷,抱起他時他對我說:爸爸!我有接到!。縫合時他掉眼淚了!在印象中他幾乎沒哭叫過。

沐浴時互相搓背,這是從他們兄弟小時候我幫他們搓背,延伸出至今不變的習慣,也是爻和我可以深入交談〈小喬變得不習慣〉,人、星球、植物、童軍技能…等等的時候。出了浴室他很少會主動打擾你,他的關心是拍你一下肩膀或是說些短到不能再短的問句;累嗎?要散步嗎?要打球嗎?你今天要畫畫嗎?這次去台中好嗎?…很短但眼神專注的等著回應。

他喜歡小孩,問他為甚麼?「簡單」是他的答案。

有回師兄來訪,談起他讀經的心得與問題等等,爻剛好在場,師兄回身問爻說:你不是上過學佛夏令營,心經、大悲咒應該很會背了吧!?

爻回師兄說:背過了就忘了,想太多、看太多問題就會很多(很正經的)。

剎時我和師兄相視無言。

星筆記

本篇發表於 意識流轉。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