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立調香行為(修正)



對於調香行為者而言,其實沒有所謂〈大師〉或小角色這樣的問題。因為唯有調配出自己所要的香息且此香氣能為大眾所接受,這個時候所謂的大師就會自然應運而生了!
反之若不為他人接受也沒甚麼不好,且記只要(自己喜歡)是這行為的第一要素,這是依據自己的想像、念頭而盡己力量所實踐完成的作品,這般忠於自己的表現正是藝術家的信念與風範。
香原材料和畫家的顏料、雕塑家的雕材、音樂家的樂器等等是相當的,何況調香可為寫實、想像、幻境至抽象,從心理、生理而美學,想來這門藝術還真需要涉獵廣泛的學問。
香與臭是很主觀性的分別心理所作出的反射,而且會因為地域、種族、風俗、信仰等等,產生喜惡與接受度極大的差異。因此當調香者的調香動機萌生時,莫要理會這許多旁雜的干擾,要專注忠於個人的假設、想像與規劃,然後收集香原材料、計算、模擬、實驗、比較、修飾與等待結果,最終才是考量地域等差異性問題然後分類而完成。
作業開始前,也就是在還沒有正式調製時,那潛藏在思維裡所萌生出來的香氣所將傳達、表現的是一個甚麼樣的訊息,這會是需要靜心思量及過濾,如此方能明確的理出一個方向,有了明確方向對各種香原材料的收集會是無比的重要,也能夠節省時、事、物的耗損。
香原材料的收集方法很多,精油、浸膏、萃取液等最為常見,雖是常見卻非全可輕易購得,因此還有許多香原要親自採集和製作,多元材料需要種類多樣的製作工具及技術,這往往需要自己構造,例如酊劑除了必需考量材料的性質與使用多少酒精濃度的問題,更重要是思量使用浸泡法亦或是滲漉法何者較為有利呢?要使用何種浸漬或滲漉工具?這些工具購得是好,若購不得時又該如何?因此工具的應用與原理要明白,明白就能完全清楚的應用並加以改良進而開發新的工具。這方面的知識越豐富那可開發的香原種類就越寬廣多元了。
對於氣味或說是香息的記憶並不在於敏銳的嗅覺,最重要是俱有無中生有的想像力。對畫者而言色彩的應用是他的強項,有種橙色被稱為Singapore orange這是肇因於畫家調出的橙色宛若新加坡美麗的夕陽,所以每當這樣的橙色出現時就會和新加坡美麗的夕陽作聯結,這種想像的聯結也正是記憶氣息方法的最佳說明。強大氣息記憶力的養成在乎於對周遭環境氣息變化的敏銳度和即時印象的模擬並記錄下來,如此便能累積出許多香的可用元素,而且不會輕易的遺忘。
有了信念、工具和對氣息的記憶力,調香的行為就能夠啟動嗎?
還要有不衰退的樂趣,辛苦中有樂趣,抱怨中有樂趣,傷心時有樂趣、喜悅中有樂趣,祇要有樂趣就能時時發現驚喜,有了驚喜就能生出感動,而這種感動才是一把啟動調香的鑰匙。

StarsKang修正於2011/08/25(2008.09.12)
※從想像力中走出常規,改變突破經驗的樣板,開啟一連串的實驗,並有勇於面對實驗時的繁複與錯敗方能積累經驗值,此回失敗的香味正是下一回成功的要素,有了這般的認知對調香者而言就不會有所謂的失敗及得失可言了。

本篇發表於 畫舍花田, 工作技術相關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