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興就好!?

19895前晚爻返回永和的家,我訝異的問他:「不住阿公家啦? 」
他回說:「有朋友自殺,去殯儀館!」「  同學嗎?」「不是!是朋友的朋友,女同志,以前參加過我們的童軍露營活動!」「幾歲?」
「十九,兩人吵架鬧分手!」「難過嗎?」「唉!搞不懂!」… 〈搞不懂!你已經懂了!〉我如是想。
「我不想帶穢氣回阿公家,他們都老了!」…「爸!我需要淨身嗎?」「你自己覺得呢!」「嗯知道了!」

十六歲時,我有一位住在同區的同班同學,我們上課日都是相約乘公車一起上下學。我這位同學從國中起就患胃疾,我們成為同學時,他即偶有吐血的狀況,每回下課打球時,我和其他同學都會作球給他,原本打完球會豪飲可樂的習慣也都戒除,只為了不讓他難過。

下學期開始不久,有一週六上半天課,於返家的公車上,他忽然對我說:「你不僅是我的好同學,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嗯!一直都是。」我應著,他繼續說:「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死了,你會不會;還會懷念我這個同學?」我當時不覺有異,天真的應說:「我沒兄弟,一直來我就當你是自家人,如果有任何意外我想你也會懷念我不是嗎!」他笑回說:「謝謝!你要記得喔!」我點點頭並拍拍他的肩膀。下車后我問他明天要一起打球否?他搖搖頭。「那麼我們星期一見了!」他點點頭應允。我走了沒多遠,聽到他在不遠處對我叫著:「自己保重喔!要記得我啊!」我回首笑應他:「你發神經啊!」看著他不斷對著我揮
手,我也揮著要他快回家的手…。

星期一的站牌沒有了他的身影,上課中老師接獲訓導主任的傳話,老師叫了班長和幾位同學到走廊講話,我從窗戶望著他們,他們也同時望著我,老師揮揮手要我過去…沒一會我被同學們壓制在走廊的地板上…。「那麼我們星期一見了!」他點點頭應允。我走了沒多遠,聽到他在不遠處對我叫著:「自己保重喔!要記得我啊!」…

煎熬  50p  油畫   StarKang

本篇發表於 幽冥鐘響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